乐高娱乐平台|乐高娱乐|乐高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乐高娱乐平台 > 乐高娱乐新闻 >



菊乐股份营收增长慢净利波动大

  四川乳王四川菊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菊乐股份)不愿蛰伏,正试图借力资本市场出川。

  证监会12月8日披露的招股书显示,菊乐股份是四川省乳企龙头,以酸乐奶为代表的核心产品在四川同类产品市场占有率居首,单纯从财务数据上看,公司坚持了稳健发展的战略。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菊乐股份的产品结构较为单一,其销售市场超九成局限于四川,在蒙牛、伊利等乳企列强竞相在全国跑马圈地的背景下,菊乐股份恐难一企独大。

  纵向来看,菊乐股份的发展可谓是小步慢挪。2015年、2016年,其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1.74%、6.81%。与之对应的是,2015年净利润增长186.69%,2016年净利润下降33.76%。

  净利润波动的背后,是菊乐股份处置不良资产等资本运作的结果。对此,有人士认为,菊乐股份此举是为了冲击IPO轻装上阵。

  此外,截至目前,菊乐股份还有4起尚未了结的重大诉讼,涉及股东出资、公司解散、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同、买卖合同等纠纷。

  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菊乐股份发去了采访函。12月14日,该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吴小兰回复称,会针对采访函进行回复。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菊乐股份的前身可追溯至1984年,由成都市制药化学厂和成都制药四厂一分厂合计投资6万元成立,彼时为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公司名称为成都菊乐健康食品开发公司。

  1993年,公司改为股份制,2002年4月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经过多次变更,其股东仅有菊乐集团、成都菊乐制药有限公司两家。

  2007年,公司进行第一次股权转让,控股股东菊乐集团将其386万元的出资额转让给如今的实际控制人童恩文。同时,另一股东成都菊乐制药也将其200万元出资额转给33名自然人。

  去年,菊乐股份实施了股改。截至目前,公司实控人为童恩文,其直接持股比为45.87%,国资股东四川省国有资产经营投资管理公司持股比降至16.60%,其余的3家机构股东均为员工持股平台。

  招股书显示,1996年,菊乐股份推出“菊乐纯牛奶”,是中国西部地区最早引进利乐生产线从事超高温灭菌乳生产的企业之一。1997年,公司推出酸乐奶产品,经过20年的市场耕耘,“菊乐”品牌及酸乐奶的知名度、客户粘度不断提升,区域市场优势地位明显。

  近年来,含乳饮料一直是菊乐股份的核心产品品类,是公司的营业收入的重要支撑。

  数据显示,2014年至今年上半年,含乳饮料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8亿元、4.11亿元、4.56亿元、2.40亿元,分别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55%、63.95%、66.90%、72.43%,占比不断上升。

  对此,菊乐股份称,公司拟通过此次募资扩大其他常温乳制品及低温乳制品市场份额,以降低含乳饮料产品销售出现异常波动而导致的经营风险。

  按区域划分,报告期,菊乐股份在四川地区的销售人收入分别为6.24亿元、6.34亿元、6.75亿元、3.26亿元,占比为98.73%、98.64%、98.43%、98.58%。虽然占比略现下滑趋势,但仍然超过98%。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年来,菊乐股份的资产规模增长并不明显。2014年至今年上半年,其资产总计为4亿元、4.55亿元、3.46亿元、4.04亿元,去年大幅缩水,今年回升到2014年的水平。

  除了资产规模,菊乐股份的营业收入增长也是小步慢挪。报告期,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34亿元、6.45亿元、6.89亿元、3.32亿元,以此计算,2015年、2016年的增速为1.74%、6.81%。

  相较营业收入的稳步向上,菊乐股份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有较大幅度波动。报告期,其分别为0.17亿元、0.48亿元、0.32亿元、0.39亿元,2015年较上一年大增186.69%,去年则下降33.76%。今年又有大幅上升迹象,上半年的净利润已经超过去年全年。

  不过,如果计算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去年菊乐股份的净利润则达到0.57亿元,增速由负转正。由此看来,去年,菊乐股份的非经常性损益高达0.25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菊乐股份去年接近净利润一半的非经常性损益源于公司突击处置不良资产。

  去年12月,养殖公司签署奶牛处置协议,决定不再从事奶牛养殖业务,对奶牛养殖设施及奶牛计提减值准备2784.42万元。今年6月,菊乐股份将对养殖公司4600万元的债权转为股权,作价85万元转让给菊乐集团。

  养殖公司成立于2007年8月13日,主要从事奶牛养殖并为菊乐股份提供原奶。报告期内,养殖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净资产低于注册资本。

  今年上半年,上述转让养殖公司对所得税费用影响额675.36万元,也作为今年非经常性损益扣除,以此冲减应纳税所得额。

  一名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养殖公司曾是菊乐股份的重要子公司,但其一直亏损,今年6月紧急转让给大股东,其目的就是为了剥离不良资产,甩掉包袱为闯关IPO做准备。

  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3家控股子是1家亏损2家未开展经营,2家参股公司中1家亏损1家微利。

  针对公司发展较为缓慢等现象,菊乐股份称,相较伊利、蒙牛等公司,公司规模偏小,融资渠道单一,目前主要靠自身积累滚动发展,发展速度较慢。

  此次IPO,菊乐股份拟募投3个扩充产能项目,全部投产后,年产能将达到21.26万吨,新增产能比率58.33%。

  第一起诉讼是关于奶奇乐的股东出资纠纷案。奶奇乐成立于2000年,报告期内,奶奇乐未开展乳制品相关业务,仅有少量房屋出租业务,今年初,法院裁定奶奇乐强制清算。

  围绕奶奇乐的股东出资纠纷官司已经打了7年。2011年,奶奇乐、菊乐有限(菊乐股份前身)因股东出资纠纷起诉罗伯特·K·皮兰特、濮家駜、濮健,请求法院判令罗伯特·K·皮兰特向奶奇乐公司返还其抽逃出资的本金9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720万元)。

  2011年至去年底,该案从成都中级人民法院到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最后至最高人民法院,结果是,罗伯特·K·皮兰特、濮家駜、濮健合计向奶奇乐返还621.58万元及利息。目前,法院正在拍卖查封的房产。

  针对奶奇乐解散的纠纷也是不断。2015年,罗伯特·K·皮兰特向法院主张解散奶奇乐,获得法院支持。奶奇乐、菊乐有限为此上诉,被法院驳回。

  第三起诉讼是菊乐有限起诉罗伯特·K·皮兰特、濮家駜的中外合资经营合同纠纷,要求因违反增资扩股协议需要支付违约金240万元,一审被驳回。菊乐有限上诉,今年7月获得受理,目前尚处于二审阶段。

  对此,上述投行人士称,从上述诉讼案的具体情况看,这些诉讼虽然不会对菊乐股份的生产经营及此次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但对其经营业绩等影响等不可忽视。

  此外,菊乐股份还存在与供应商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主要是购买新西兰奶粉,涉案货款95.20万元。

  业内人士称,目前,伊利、蒙牛等全国性乳企均在跑马圈地,同为四川乳企新希望乳业的扩张,加上洋奶粉大肆进入中国市场等,菊乐股份将难以持续在四川称王。

作者:乐高娱乐平台--时间:2018-11-17 00:56

上一篇:美丽牧场 优质牛奶 陪伴60年 下一篇:不让伊利、蒙牛“独享”还有这20家乳企区域称雄

©2018乐高娱乐平台|乐高娱乐|乐高娱乐网站 copyright | 设计制作:乐高娱乐平台